7br7 ck8q pf9h 2g1g 14ld bl3v hjbz rx1p p497 j805
2018-10-19

三月诗歌5首

三月1968

& 雨从一扇敞开的窗户中窜进来

雨从一扇敞开的窗户中窜进来
伴随着闪电
大理石地板明晃晃的
仿佛一大片光亮的海

黑暗静止不动,只有闪电狠抓着天空
想起几千里之外的小酒馆
一个人在黑暗中喝酒
火车轰鸣着驶过,像巨大的蜂群

多好啊,此刻是子夜,神灵们都不在
你不在。这些雨水,风声,黑
————除了它们,再没别的什么了



& 在毗卢寺

松涛里也有青桐,有紫荆,有银杏
到处是明亮的水声

天又阴晴不定,没有看到师傅
释迦佛长着细长的眼睛

毗卢正殿的大门锁着,壁画脱落得厉害
我和一片碑林对视了很久

再往后走, 有两个石头塑像
其中一个,怎么看都是东晋时期的我


& 无路可逃

马的脸要比你的脸安详
天空的脸比马的脸安详
如果我死去
我的脸比天空安详

现在,是时候了,你看
天空抱着大地奔跑
我抱着你奔跑
我们不去任何地方
-----我们无路可逃


& 黄昏的层次

油菜花在最底层演奏,仿佛
小提琴的最低音,在金黄色的头颅中
穿越
而静谧的是青海湖的涛声
片刻地停顿,它用藏青色的记忆
向高音逼近
在更大的苍穹,谁也不会理解
我看到的另一种辽阔,那是天空在湖水中死亡

蓝色的宝瓶里,装着什么样的神谕
只有一只只白色的羊才能走近它
而我又是什么颜色呢?就像一颗青稞
在油菜花的低部
发出“呜呜”的哭声


& 火车开过玉米地

火车开过玉米地
像一条细长的鱼,游过绿色的海
大海那么绿,到处是风要刮来的样子
田边的那一片茂盛的林子
率先动了起来
仿佛翻卷而来的潮汐

熹微的暮色里,众神隐去
只有几点星光牵着这条疾驶的鱼
它游得那么快
在分开绿色大海的一瞬间
我看到它疲惫的身体
突然瘫软。颤栗
像一个受了欺负回家的孩子
“呜呜”地哭着,跑向更深的海里

而天就要亮了
四下里都是玉米抽穗儿的声音————

【阅读】

2018-10-19

他是… …

隽土

春天里那座新坟上,
曾开满送行的花纸伞,
如今怕已渐渐败落。
我却仍想知道,已然长眠的
他,究竟还是谁?
 
那几日他低头坐在病床上,
有过极久的沉思,
也将我带入沉思。
沉促的呼吸碰撞着我的呼吸。
他在思考和我同样的问题吗?
 
或许所谓他,就是那些
让他操心了一辈子的人:
妻子,儿子,女儿,孙女,兄弟姐妹,
还有未及赶上抱一下的新生孙男。
那些给他建立起生活份量的人。
 
或许所谓他就是
那些陪伴他朝夕劳作过的事物:
磨出夜光的梨把,
装过无数花生的荆篓,
一生离不开的耕地,
收完庄稼后坐看夕阳的山丘。
 
那么这一切之外,
他还是谁?
 
我试着过滤掉他用过的名字,
种种称谓,身份,关系。
过滤到那些屡被称道的小故事。
过滤掉他的莞尔,宽厚,慈爱,
大笑,皱纹,执拗。
 
试着分割他与这个世界
黏连的一切,让他退出
所有附着的幻象。
退到只剩一个足够薄、足够质感的他,
就像我多少次试着
退出我自己。
 
我还试着猜测:
他对这个世界的颖悟究竟几许?
他是否刻意向我们隐瞒了某些
更接近真相却不愿说出的东西?
 
唉,这一切无法想象。
 
如今他只能是
家人们时不时的念想,
睹物思人的忧伤,
说起时抑制不住的眼泪,
以及邻里乡亲们口中,
对一个抱憾而去的好人的叹惜。
 
而之前他留给这个世界的
最后一口气,曾被我深深吸入梦中,
上演了这样一幕:
无路可逃——
哦,我几乎忘了:
他,还是他生前的那些——敌人。
 
梦中我以他的身份误入
十面埋伏的晚宴。
这否意味着
开始触碰到他真实的内心?
 
那么所谓你、我、他——我们,
又会是怎样一番情形呢?
但在梦的结尾我又这样
重复了他的口吻:“嗨——
不过如此。”
 
唉,这一切仍无法想象。

 
                          2017年,8月拟,10月成。

【阅读】

2018-10-19

立体的祖国

简明

 
天空中的海洋、森林、土壤和血液
天空中的村庄、工厂、学校和家庭
天空中的黄金、煤炭、石油和盐
天空中的特区、高速公路、机场、粮食和水
祖国,空前强大的内存
将这些互不相干的事物
联系起来
 
并且让它们
以超过百分之七的加速度
成——长
 
让一棵树,在十万社区奔走相告
让一棵草,覆盖绵延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县域
让一滴雨,联络容量为十三亿水立方的雨季
博大的爱,没有盲区
 
没有东,没有西,没有南北
没有上,没有下,没有先后
没有贫富,不分种族
只有初心和孜孜不倦的大怀柔
托举中华民族的头颅,朝上
尊严的唯一方向
 
把天梯架设在心跳上
把梦想夯实在砥砺前行的脚印中
让我们体会无所不在的
立体祖国
 
深——呼——吸

【阅读】

2018-10-19

细雨中的西夏王

东篱

细雨中的西夏王陵

一个上马杀男人
下马掠女人
白天吃牛肉干
夜晚喝露珠的民族
被同样操行的
另一个民族的铁蹄
踏平了
蹄印里只留下
一部没人看得懂的书
两座毁了再建的塔
几个一矮再矮的土馒头

九百多年后,一个异族分子
站在它们的面前
雨水使他的面目更加模糊
而令它们的面目
越发清晰:土、黄米、糯米
远处高大的枯树
擎着几个鸟巢
穹庐状
粮仓状
空空如也
仿佛巨大的沉默

2017/8/20/





观《悟空传》,有致

为爱而战
令人动容
为自由而战的人
魂归大海

2017/7/13

【阅读】

2018-10-19

祭奠行唐上南庄

李新圈



今天九一八,献上两首祭奠英烈的诗,

抱一抱这座高大的墓碑吧
他是103名英魂的凝结
向这座墓碑深深的鞠躬吧
表示我们心中最崇高的敬重
敷一敷他们牺牲的伤口吧
不能让他们有隐隐之痛

行唐上南庄的青山呀
是该痛斥你
让我们的战士流尽最后一滴血
还是该感激你
珍藏着我们战士的遗骨
你淌着泪
流成一条河

我打开思路
想象那些可爱的战士
想象他们黑黑的脸颊
想象他们瘦弱的身躯
想象他们眼眸里孩子的稚气
想象那场战斗的厮杀吼鸣
想象他们临终前那双愤怒的眼神
血,您们鲜红的血呀
涌进我的身体里,
让我热血奔腾

安息吧,
在母亲怀抱里再没战争
隆起的坟丘
是共和国的伤疤
是时代不能遗忘痛的记忆
安息吧
您们却说,不
要以松柏的形式
军人的姿态
向共和国行----
注目礼


 英烈江真

万丈悬崖
高举起你的身体
你振臂高呼
打到日本帝国主义
共产党万岁
你以雄鹰的姿势
一跃而下
追求你的真理
江真
一个二十岁的女子
以共产党的胆略
吓破了敌人的狗胆

 
我深情抚摸着
刻有江真的丰碑
我多想以一个父亲的身份
给孩子一个深深拥抱
十五岁离家革命的孩子
别怕,上南庄就是你的家
祖国何处不是你的家
所有的父亲母亲
都是你的爸爸妈妈

【阅读】

2018-10-19

宁延达古诗五首

宁延达

与鲁院同学游洞庭

百里风波万里烟,
洞庭飞过一神仙;
纵有点石成金指,
不敢文章锁大千。
吴楚小民三抔酒,
潇湘夜雨有情天;
英雄功业飞花锁,
同学嗟叹老君山。





题诗七步沟

七步莲花次第开,
一仙飞渡两峰裁;
白云沽酒酬诗客,
碧雨千滴入梦来。
东屏壁立天门外,
摩崖没处显苍苔;
天境湖边停问道,
睡在亭中也知天。





抒情壶口

君不见  浊浪淘川群魔涌
千军万马势无穷
君不见  英雄际会葫芦口
从今不论东流水
一江横天际
三山为顿首
晴天起云雾
白云多苍狗
红日初升黄河尾
残月却上昆仑首
天何生我材
到此一作狮子吼
足底群声同呜咽
心头垒曲争逐走
看客笑我癫狂态
娇儿岂知山公酒
迎风饮  老泸州
珍馐美味奢华宴
何如壶口吞沙渚
君不见  魏武东临有遗篇
我今狂啸清风玉树齐拍手
人生区区四万日
会须纵横三十年
功名利禄不足论
一言立世泽千古
李白曾饮黄河水
奔流到海不复还
我今再饮黄河水
此心安住复何求






骂街曲
 
下了一夜露
惊飞两只鸦
抖落三点水
砸中四个娃
五个疯妈妈
六更来掐架
七人拦不住
八辈全挨骂
喝了九顿酒
男人早归家
十年白头发
百岁笑哈哈
你儿即我孙
儿孙成了群
浮云铺万里
万里一个家
 



 
大有歌
 
古人清淡
悠悠大贤
读书破万
日饮数坛
朝聚山林
夜宿古寺
吟风弄月
与僧坐禅
无限钦慕
学步邯郸
辞官弃商
匹马下乡
找个山脚
借湾小河
搭个窝棚
养猪养鹅
开荒种地
酿酒写书
攒十年石头
攒十年木头
邻居帮忙
盖个瓦房
两头大牛
换个媳妇
拖家带口
不忘老娘
鸡下蛋
狗跳墙
你抱窝
我上房
一日三餐不费心
过年过节换花样
 
遂作“大有歌”曰:乡下无尘,心中有明,房前有水,屋后有山,冬燃有薪,夏食有禾,有书有酒,有亲有朋,有儿有女,有神有僧,彼岸归来,立地成人,歌之咏之,人间富翁,住心一境时,自在无烦恼,胸中藏古寺,百金不动摇。
 

【阅读】